男生日志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文章 > 空间日志 > 男生日志>亲与疏

亲与疏

时间:2014-06-28 17:17 阅读: 7次 评论: 0条

  情缘似水,人生如梦!

  这半生,缘来缘往,我仿佛没什么亲密无间的人。可是,有时又觉得有好多人一直在心深处,想起时,是那么的亲切而熟悉。

  有时候,我有意识的疏远一切,疏远这个世界,企图站在红尘外,背对着红尘,做一个槛外人。有时候,我又无数次的转过身来,想以最热烈的姿势,去拥抱我生命里那些最亲密的人。

  访空间,空间上方有一个亲密度提示,你正访问的人,你们是亲还是疏。每次看到,都会哑然一笑,亲与疏,又岂是几次往返几次问候能够说得清的?

  曾最爱的白,被春天渲染成一朵红,秋霜又将它层层覆盖,覆盖成一片白,当融化层层秋霜,又暮然看见那一朵红,岁月悠悠,渲染四季,一半热烈,一半寒凉 。

  当岁月的风霜把生命的热烈冷却,当尘世的烟尘掩盖了心灵的纯清,就会有意识无意识地把自己与世界疏离,那种意识,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。情到浓时情转薄,或许这是每个人都曾有过的体会。

  现实里的我,不喜欢过多的频繁的联系现实中的朋友,等到三五个月不见,哪天一见,依然那么亲热而亲切。

  我喜欢那样,我孤清的灵魂,喜欢自由自在的行走。这些,仿佛正是应了“亲疏随缘”那句话。

  历经人情冷暖,你会不知不觉的看淡世间的缘来缘往离合悲欢。

  哦,那些匆匆走进我心里的人,都是那么亲切可恭的人,我既欣喜又不安,我总是小心翼翼地靠近,又总是怕靠得太近,因为,害怕疏离。

  生命里,最不能疏远的是母亲,父亲,孩儿。

  他们一个是给予我生命的人,一个是我身上掉下的肉。父母亲与孩儿,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,是血肉相连的情缘。

  那日与大丫发生了口角,心想,再也不管你了,可没过两天,心里就放不下,这个世界上,谁都可以不管她,谁都可以对她不负责,唯有作母亲的不行,更不能。她就算说再重的话,也无法弃她于不顾。生命里,母亲是最不好演绎的角色。

  没隔几天,就忍不住叫夫君打去电话,叫她回来,她回来了,细声地喊着妈妈,一小会功夫,母女俩人依然如昔的亲密无间。

  母亲与孩儿,骨肉相连。

  有时候,教育小丫,小丫会叛逆的说:“我不要你管。”

  我回答说:“我不管你不行,因为我是你妈妈,做你的妈妈,就有这个责任。”

  平日里,无论怎样对小丫凶,她依然会来亲近你,缠着你,这种亲,与生俱来。

  时光流逝里,我会时时打电话给父母亲,我知道,无论与他们隔得多远,我们都有着割不断的关系,那种关系,是血与肉的关系,冥冥中注定,我们这一生,会一生血肉相连。

  情到深处情转薄,如今真个不多情。

  红尘中,有我深爱的人儿,一念缘起,一念爱生。无论是否永远“亲密无间”,心性相通的人,永不会因为时间而“疏离”。

  情缘似水,人生如梦,这半生,看似多情,又似无情!

上一篇:我愿意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深度阅读